夜行松花湖

发布时间:2014-08-12 16:26

 晚霞的余晖映照在松花湖上。风平了,浪静了,两岸连山的倒影像婴儿安详地躺在她的怀抱里。船边涌起朵朵浪花,船尾拖出了如同波峰浪谷般的一道道大波纹。我站在甲板上,看红润的湖水,她默默无语,仿佛一位敞开胸怀的关东母亲在微笑。

夜幕降临。天,开始灰蒙蒙的;水,渐渐的暗红了。

都说山得水而活,水得山而媚。松花湖,连绵数百里的群山像众星捧月似的围绕着她。我是喝着她的乳汁长大的。几十年来,柔情缠绵着我心中的圣水,沿岸的许多景区都曾留下我探寻的足迹。但夜游松花湖对我来说还是头一次。

岸上现出了点点光亮,那里是什么地方?我想起了腰岭和唐家崴子,那晚会的篝火、那飘香的烧烤,至今仍有余味。湖畔的这两个地方是划船、游泳、娱乐的好去处。

湖渐渐地睡去,留一半清醒。灯火拽着她的神经,船在夜行。

宁静下来的夜,给人以遐想的最佳空间,我情不自禁地捡拾那些如同星光的碎片。

眼前浮现出五虎岛。我最喜欢看那张从空中俯拍的照片,比起岛上雕塑的那五只各具情态的老虎标志来要生动得多,因为湖水中的五虎才真正展示出虎虎生威之势。人,是最富有想象力的,这里的民间传说不照《白蛇传》逊色。那五虎战恶龙的故事体现出为了百姓过上幸福生活,不惜奋斗牺牲的精神,给人以勇气和力量。

天慢慢凉了下来。山影婆娑,水雾弥漫。能见度低,游船一会儿一拉汽笛。

我的思绪穿越时空,奔走在卧龙潭的晨雾里。记得那次,我沿着星光下仙松山径慢慢地摸向卧龙潭边。夜雨过后,只见湖上雾气蒸腾,沸沸扬扬,把周围几个小岛弥漫得如同朦胧的诗句,卧龙岛好似点睛之笔,让人欣赏这露出水面饱经沧桑的诗眼般的“龙头”。那卧龙潭深湛的水底仿佛沉睡着一条巨龙,古老的传说令人匪夷所思。

游船逆流而上。夜半雾起,月光朦胧,不见两岸鸟儿,偶闻凄凉的叫声。面对这一朦胧世界,我好似又回到了在北猞猁小住的那个夜晚。没有月亮、没有星光,乌云笼罩着,带着音乐般旋律的湖水令我们兴奋不已……

深夜不能入眠,我们听到木板房边有老鼠咬架的声音,可能是在抢吃什么东西吧?这时忐忑不安,又突然想起猞猁来……

船继续朝桦树林子方向航行,偶尔能听到大鱼在水中扑啦的声音。眼前,两岸黑黝黝的山峰像高高的城堡。那里边都有什么呢?

夜色遮不住眼睛,浓雾挡不住眼睛,是那么清晰,一切都看得透明。

白天湖畔的景象梦幻般地出现在眼前:一会儿是绿树拥抱的土屋,炊烟袅袅。石阶、木船、渔家女;绿草、黄牛、放牧人,仿佛一帧安逸的田园画卷;一会儿是刀劈斧砍般的石壁,棱角分明;陡峭险峻的石砬子上蓊蓊郁郁的树木随风摇曳,泛起绿波,仿佛一曲流淌的悠闲轻音乐。

草地丢掉了色彩,牛羊没有了影踪,山峰失去了伟岸,夜色更加朦胧。

雾像濛濛细雨,格外凉爽。其实,朦胧也很柔美,何必看得那么太清。那留在心中的诗意,才是一种永恒。我陶醉于松花湖这空灵的景色中。

朋友老左上次去桦树林子采风回来,特地告诉我那里很有诗情画意。他没有留下照片,只留下一些遗憾。我这次去要拍那澄清的湖面上飘动的点点白帆,那湖畔牡丹砬子下亭亭玉立的白桦,那有着白鹅的绿草地上的簇簇黄色小野花,还有那穿着花衫坐在船边光着脚丫嬉水的渔家小姑娘……

靠在船窗向外眺望,我多么盼望在东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,走完这400里回归自然的水路行程!

令人神往的松花湖,夜行中我领悟到那视而不见却激荡人心的美好。    (郭纯学)